三分28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28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5 03:48:5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我算是个言行合一的人,我的态度是要为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人发声。之前关于李文亮医生、N号房事件,我在微博发表了很多文章。到这件事情,我也问自己,我会不会不敢做了?这说不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从12点劝到凌晨3点,安抚疏导她的情绪,告诉她一些担忧是不存在的。我说,我们不是做错事的那一方,吴立祥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干了15年了,我还要再继续沉默下去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加强实验室备案或准入管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男性难以共情,他们共情的是事件最后的危害和结果,他们不太清楚性骚扰、性侵害对女性造成的影响多大,随着事件越演越烈,威胁到了一些位高权重的男性,但他们对这一部分可能要进监狱的人产生了共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性别议题上,身边的朋友有不合适的评论,能忍的时候我就保持沉默,不能忍的时候我就直接怼过去。有时候也推荐男性朋友看一些女性视角的书和电影,除了性别对立,我想还是有更多和解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男性处于一种模糊状态,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情,女性之间的连带感,对于他们来说是割裂的。那怎么共情?我觉得要靠长时间的积累和再教育,去认识到一些事情“是不对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前我是不理解的,觉得她老是念叨。后来才会懂得对于家庭和事业的照顾,对女性是一种双重的期待和压力,选项看上去是放开的,但是不是每一个人能够平等、没有顾虑地去选择这些选项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有受害同学给我留言,我再去追问的时候没回了,站不站出来,我都能理解,这也是一种尊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起来,那一段痛苦黑暗的时期好像已经离我很遥远了。离开初中,我去别的城市读高中、出国读大学和研究生、工作,这么多年不在绵阳,我把它当成一个污点,慢慢尝试淡忘了。但那种身处一个偌大的黑屋子,四周都无人的无助,我还是可以感受得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选择把这件事说出来,是因为那天下午吴立祥在我们初中同学的群里发了一个通知,他要去一所新的学校当校长,希望我们帮忙转发,“像当年帮助我们一样帮助他。”同学们纷纷回复“好的!”,“谢谢吴老师”,还给他点赞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